晏不归

醉对空山赋长歌

“你看书,我不吵你。”

左拥右抱的人生赢家

去跪重剑了。

老婆的新坑狗粮文配图。
好喜欢这次的感觉

缱绻意

现下不再是一个人了。

晨起时,怀中还揽着一个。大多时候都是我醒的早些,贪这左右不过一刻光阴在他额前落个吻。不愿惊扰,只垂了眼细细看他,眉眼好看,唇齿也好看。偏是不能多看,免得气息沉了又生出旁的什么念头。

这时就得挪开眼盯着那床帐窗棂,在此处住了这么久,还从来没仔细瞧过。木料不认得,看着纹理色泽也当是好物,那布料上绣的图样很是精细……

不多时怀里的人就也醒了。

这种时候向来黏人的紧,先是迷迷糊糊的张口喊人,再要讨个亲。哪儿还记得方才想的什么,全都抛到脑后去了。床榻是软的,被褥也是软的,怀里的人倒是更软些。也不过掰着指头数几个数的功夫,他就清醒过来,立马就该干嘛干嘛去。

赖床真好。

(他睡醒了,下次再写)

老婆上午不在,手痒摸了个鱼。

昨晚梦到她了

跪重剑就……跪嘛。

昨天手痒速撸了一个日常。
跟家里少爷在一起以后,只要狗过头就会被丢出去跪重剑,还说弱水给他跪坏了要我赔,那就只能跪把旧的了……

反正跪不了两分钟他就开始心疼了。

以后估计不太会产粮,自己产出狗粮比较快乐一点。
少爷在微博写策藏,会给他捏图配文什么的。

顺便新校服真好看,太策藏了。喜欢!

小少爷那边下雨了。
这是今天中午陪他午睡的时候

少爷点名要的小白狼陪睡

love is a touch yet not to touch

他是我舍不得去爱,也舍不得放手的人

“对不起,让我抱一下就好。”